2008年9月10日 星期三

黃亞福:故居

局促窘迫:黃亞福位於武吉明里南的故居,多少也能反映這位開埠先驅曾經的輝煌。

黃亞福:蘇丹阿布巴卡

蘇丹阿布巴卡在執政的21年期間,總共興建包括新山大皇宮在內的9座宮殿,以及1座監獄。他因此成為歷代馬來統治者之中,興建最多宮殿的蘇丹。

黃亞福:生平


從黃亞福街這個角度望去,觸目所及的店屋,以前都屬於“甘榜亞福”。



黃亞福(1837-1918)又名黃福、黃福基,原籍台山縣,于1853年移居新加坡,原為一名木匠,復經商,之后更成為橡膠種植園主。他也是著名建築商,曾承包柔佛蘇丹王宮工程,也因而獲蘇丹頒發柔佛王室效忠勛章。

1910年,黃亞福創建廣惠肇留醫院,並購下大片土地充作華人義山。他於1913年與人合資,創辦新加坡廣益銀行。他也十分熱衷于資助馬、新華教。

黃亞福是開發新山一大功臣,曾先后獲英王賜予太平局紳榮銜,也獲柔佛蘇丹封為拿督。

黃亞福原為現有黃亞福街附近地段的地主,當地甚至曾被稱為“甘榜亞福”(Kampung Ah Fook)。直至1919年,港主制度廢除,政府收購上述地段。紀念這位先賢,政府以黃亞福作為街名。黃亞福街至今仍新山市中心最繁忙的街道。

黃亞福:富可敵國

在柔州政府年收入只有80萬元的1910年代,積欠黃亞福的款項竟有112萬元。黃亞福的財力由此可見一斑。

黃亞福:新山開埠總工程師

新山開埠於1855年,目前是全馬第二大城市。開埠153年來,新山市容的演變,只能用“發展壓倒一切”加以形容。許多具有歷史價值的建築,早已在不知不覺間消失。

幸好,新山至今仍然保留了一些開埠至廿世紀初的建築。這些百年建築的出現,主要得力於兩個人:有“柔佛現代化之父”的蘇丹阿布巴卡,以及新山開埠先驅黃亞福。

蘇丹阿布巴卡在執政的21年期間,總共興建包括新山大皇宮在內的9座宮殿,以及1座監獄。他因此成為歷代馬來統治者之中,興建最多宮殿的蘇丹。

蘇丹阿布巴卡所有這些宮殿和監獄,都是由黃亞福一一完成。黃亞福是當時柔佛州最大的建築承包商,他的專業能力及與蘇丹的良好關係,讓他取得上述所有建築工程的合約,並因此獲得巨額財富。

黃亞福同時也是阿布巴卡的主要金主。官方文件顯示,柔州政府在1910年積欠的黃亞福款項,竟高達112萬9千803元18分(約合逾2億2千596萬令吉)。但是資料顯示,柔州政府當時每年的收入不到80萬元(約合1億6千萬令吉)。黃亞福的財富可見一斑。

此外,黃亞福當時還擁有紗玉河西岸的大片土地,因此這裡過去也被稱為“甘榜亞福”。黃亞福在這裏也擁有開設煙館和賭館等專賣權,以致這裏也被稱為“東方的蒙地卡羅”。

開埠之初,新山並沒有公共工程局,所有宮殿與政府機構、水溝及其他公共設施的維修,全由黃亞福負責。因此如果說阿布巴卡是“柔佛現代化之父”,則稱黃亞福為“新山開埠總工程師”,相信並不為過。

城市是人類物質文明不斷發展的象徵,建築則是一座城市人力、物力、財力和審美水平等綜合實力的具體表現。因此城市的街道與建築設計,也直接反映這座城市的經濟水平、發展程度及內涵。

一個城市的發展成就,並不全然在於是否有更多更新更高大建築的出現,也取決於這個城市如何在不斷發展的過程中,如何繼續保留具有代表性的古蹟建築。

我們將順著黃亞福的足跡,一一瀏覽這位“新山開埠總工程師”,留給這個城市的文化遺產。

2008年9月9日 星期二

新山大皇宮:俯瞰圖

新山大皇宮俯瞰圖

新山大皇宮:議事廳的大門

議事廳的大門設計,與馬來甘榜房屋的大門類似。大門旁嵌入牆內的柯林多式柱子,以及柱子上的百葉窗。三種截然不同的建築風格,在這裏卻能完美的融合。